迷恋的音韵

关键词: 迷恋的音韵,
作文在线 分享时间:
自从在青歌赛上听到一个傣族女孩婉转质朴的歌声后,我便对这原生态的声音深深着了迷。好不容易盼到了一个暑假,便兴奋的随着爸爸妈妈一同去了云南,期待着与那种未经雕琢却莺声出啭般令我魂牵梦绕的声音再次邂逅。刚驶入景区便再次听到了那期待已久的声音,不同的是这次那美妙的旋律不再是一枝独秀,而是此起彼伏地萦绕在我的耳畔,空气中的每一处都溢满了悠扬动人的音韵。导游笑说,咱们来的还真巧,今天游玩的地方是一个原生态的村落,刚刚被开放为景点,一草一木都没有被刻意雕琢过。我望着前方隐约的片片鲜亮的衣裳不禁感叹到,这真的是一个充满着浓浓音乐色彩的民族……我们走在村落里被宽大的树叶遮掩着的小路上,路两旁是挨挨挤挤无序地散落着的竹楼。我拿起相机,镜头对准那泛着潮气的竹楼,正要按下快门,便听到又一袭轻灵的歌声从竹楼上飘过来。我拉近了镜头,才发现高高的衣服堆后面隐约有个穿着暗红色衣服的女孩,也就十三四岁的样子,正蹲在那里洗着衣服,瘦瘦矮矮的身躯几乎被衣服遮挡住,歌声便从她那里飘荡出来的……这真的是一个会唱歌的民族,我寻思着,却有些别扭地将这一幕定格……午饭是在当地的一户人家里吃的。跪坐在旧旧的竹楼上总让我有种不踏实的感觉,仿佛时刻有种要塌下去的危险。我不敢乱动,便老老实实呆在原地,好奇地打量着四周。屋里东西很杂,有种乱糟糟的感觉,又好像也可以收拾过了。细数,也就一个立着的电扇,一台老款式的电视,,一个木制的长桌,上面有两个红色的暖水瓶,几包白糖,和一些零零碎碎的木制品。类似于书架的木台子上有几个打火机,几幅扑克牌,都比较新,好像是专为客人准备的。看着看着却总感觉少了些什么……这家里有两个女孩,一个十岁出头的样子,还有一个还小,大概四五岁。她们俩都穿着红绿相间的裙子,头发低低地扎成一束,大点的有些乱遭糟的挽了起来。两个人在我们不远的地方,紧贴着竹墙站着,手背在后面,眼睛直溜溜地看着我们,我一看她们却又立马避开。我走了过去,想跟她们聊几句。我先跟那个大一点的女孩子搭了话:“你会唱歌吗?”“嗯。”她轻点了头,眼睛一直没方向的乱转,就是不看我。我便请求她唱了一首歌,又是那种美妙的声音,淡淡的,纯纯的,美到让我不敢相信是眼前这稚嫩的面孔所发出的,又是个会唱歌的女孩。我有些激动地鼓起了掌,她羞涩的笑笑,头更低了。“还会什么呢?”我又问。她咬着嘴唇,似乎想了很久,用极小的声音说出了两个字:“唱歌。”我不禁为她的天真笑了,却感觉笑的有些勉强。“上什么学呢?”这次她答的挺快,声音也稍稍大了点:“没上学。”“上学没用,会唱歌,做事就行。”一旁的小女孩笑咧咧地冲我说,“我也会唱歌,要不要唱给你听呢?”显然,小女孩比姐姐活泼。“嗯,好啊。”我笑笑,却生生的感觉到自己笑的是那么僵硬。小女孩的声音没有姐姐那么悦耳动听,却也已经令人叹服不已。我鼓掌,却不知道该如何结束这段对话,便拿起相机:“来,我给你们两个会唱歌的小丫头拍个照片!”两个女孩听了仿佛立马站直了,手依旧紧紧背在后面。咔嚓……回来的路上,大家都兴高采烈地聊着当地的小吃,当地的风景,当然还有刚刚邂逅的美妙歌声。“这里是不是每个人都能唱出那么好听的歌啊?”有人问导游。“那当然了,他们从小就学,这是个会唱歌的民族嘛……”车厢里一片洋溢着满足与开心的笑声。我没作声,突然一阵耳鸣,仿佛不太能听的清那歌声的美妙……我打开相机,两个女孩规规矩矩地站着,天真的脸庞上泛着笑容,两个深深的酒窝陷在脸颊两侧,仿佛溢满着我所流连的歌声,在相片上投下一小片阴影……突然想起慈禧曾经看完洋人的照片后说的一句有些荒唐的话:“小孩子脸上怎么可以有阴影,还是画的像好……”耳边又回响起曾迷恋的音韵,却那么模糊,这次想把耳朵叫醒,醒醒吧,耳朵,听听那音韵是否迷人?听听那唱着歌的女孩是否已经醒来?听听还有多少耳朵还在睡梦中陶醉于尘世旋律的浮华,陶醉于腐朽的落魄……